以“抉择”为话题的高三优秀范文两篇(小作文与大作文)

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杂文参考高一习作 2017-05-10 手机版


我们该如何抉择

一、小作文

人类第二个文明的佛晓时期,新的人类正向远方的那个伊甸园前进。但却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必须有人牺牲才能使人类存活。“终极规律”号向其他四艘发起攻击,作为侵略者,想以其他人的生命为代价。但最后的幸存者却是“蓝色空间”号上的人员。“自然选择”号上的三个人则是经过了激烈的心理冲突与矛盾,却因几秒的微妙之差落后于“终极规律”号,最后也不能避免覆灭的命运。这是有关人性的选择。面对抉择,是利己主义还是利他主义?新的文明在诞生,新的道德也在形成,真正的幸存者是那些有准备的人,他们不发动攻击也不自我毁灭,而是静静地准备好等待命运的安排。太空就在黑暗中哺育出了新人类。

二、大作文

艾米丽•狄金森说,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从未见过光明。

这是人类的第二个文明时代的佛晓,生存还是毁灭?困惑使前往远方的人们心灵在宇宙深处颤抖。

那是一群找寻光明的人,谁都想成为伊甸园的幸运儿。但远方一定是光明吗?生存是有价值的吗?死亡难道就是毁灭?就是黑暗?

在时代的过渡期,困惑会在每一个独立思考的人心中滋生。

曾经读过俄罗斯作家契科夫的《醋粟》:几幢有着经济价值的实用别墅的建立就会导致精神家园意味的樱桃园的毁灭。这是樱桃园女主人面临的困惑,也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困惑。

这是“物质世界”与“精神家园”之间的抉择;这是情感与理智之间的抉择;这是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与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地栖居”三间的抉择。

在如今这个科学被视为宗教的时代,我们要珍惜这种带有对精神家园依恋之情的困惑。这种困惑从俄罗斯人民的灵魂中升腾,升腾到神秘的宇宙中,它的呼声在各种不同肤色的民族中得到了共鸣。

五十年代中期,旅欧华人作家凌叔华在重游日本京都的银阁寺时,“倚卧在树枝上的粉色山茶不见了,猩红的山竹在水面上的倒影不见了,翁郁森林中的鸟儿的叫声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山脚下新增的一个售票窗口。”她怀着对昔日的留恋之情,惘惘而失落地离开了,并在散文中写到:“这一番前往使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契科夫小说中樱桃园女主人的心境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当北京的老牌楼,老城墙都因新马路的修建而日日缩减,萎缩的时候,我想,有此心境的想必定是梁思成先生了。

可不妨停下急不可待迈向新时代的脚步,想想纪伯伦所说的“我们为何而出发?”多少人,在匆匆赶路时,迷失了自己,但若是清楚为何而出发,便亦知困惑时候该如何抉择。

耶稣举起他坚实的臂膀高呼前进,老子却垂下手臂,像折断的双翼;耶稣像春天,老子像寒冬;耶稣高喊着向未来奔去,追寻远方的光明,老子却说要退回到本源。

卡伊洛斯执着于头顶上的太阳,高飞,高飞,向天空更深处漫溯,用蜡做成的双翅在太阳炙热的烘烤下融化了,坠入无尽的深海。对太阳的狂热酿成了悲剧,有时,恰恰是那些我们真切热爱的东西毁了我们。

尼采在逼仄的空间里思考,这压抑的小城终究不能承载他锋芒毕露的灵魂;海子来到这个世间只为了一首诗,一首他心灵深处日日夜夜渴望迸发出来的诗,但不幸的是,他生命里诗却失落了,海子以自杀的方式同万物一起沉坠;还有那坚韧的爱情,希刺克历夫与凯瑟琳野性的狂躁不安的灵魂将会在那片荒原上终日游荡,在石楠花丛间凄楚地歌唱。

黑夜如同一场墨色的大火,你的所见所闻都使你感到灵魂的溃乏与饥荒。罗曼罗兰曾说,“这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后依旧热爱生活”。

这又是怎样一个时代?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是股票的走势,是银白黄金却很少有人会谈起对莎翁“悲喜人生”的感慨;许多人深夜会点开电脑屏幕右下角的花边新闻小弹框却很少有人围炉夜谈,感受“窗外大雪纷飞,屋内炉火明灭”这种本真的感受。

我们要认清的生活真相又是什么?有时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人们能识出红红绿绿钞票金额,人们能享受生猛海鲜的刺激感,人们能嗅出甲醛等有害物质的气味,但人们不愿搭理那一出《城南旧事》,那一幢《带有阁楼的小屋》,那一座《魂断蓝桥》,那一个名叫《安娜•卡列宁娜》的女人。

所以,放弃挣扎吗?麻木地沉沦吗?像《等待戈多》中的那个流浪汉一样接受命运的困境吗?

不。

面对抉择时,要勇敢的如鲁迅笔下所说的“真的猛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肩起时代的闸门,放人们到光明的地方去。”

中国人为什么不愤怒?怀揣着那颗赤子之心,做一个敢于怀疑,敢于批判,敢于独立思考的人,这才是我们应做出的抉择。

拉金在《悲伤的眼泪》中写到:“一个人眺望着远方/坚硬/明亮/以及眺望中/抵达远方的朴素的专注。”

我写我所想,情之所至,笔亦随之。

一、小作文

这是第二个人类文明的佛晓,星舰地球的领导者们面临生死抉择。到达六万年外的目标星系是存活的唯一希望,可燃料只够一艘飞船,配件只有两份存余。一部分人死,或者所有人死?谁该去死?

“自然选择”号飞船的东方延绪无法回答,她无法选择牺牲,也不愿当魔鬼。章北海用武器系统替她作答,可他心底的柔软让他们和“企业”号、“深空”号共同被“终极规律”号的次声波氢弹毁灭。早有准备的“蓝色空间”号用激光武器、核导弹等反击,成为最后的幸运儿。而在太阳系的另一端,“青铜时代”号完成了对“量子”号的次声波瞬杀。

黑暗的新人类已经诞生。“蓝色空间”号为全体死难者举行葬礼。生命换来的资源会让他们活下去。新文明、新道德已形成,太空新人类度过了婴儿期。

二、大作文

死亡并不可怕,只是一场长眠。在我还未有能力吞没这个世界之时,与其艰难跋涉,不如安然沉睡。我们仍会醒来。

——江南•题记

几世纪前舞台上的青年发出铿锵有力的呼喊:“生存,还是毁灭?还是个问题!”而这个问题,我亦无法作答。

人本就是不完美的物种,我们会生病,会疼痛,会惧怕死亡。正因如此人才显得真实,没有人愿意背负魔鬼的重担,但不幸的是,天使占了更少数,大多数人都只是平凡的普通人啊,他们没有什么任务使命,他们只想平安地过完一生,他们有一己私利,他们选择生存。舍生取义的是英雄,寻求生机却也不是懦夫。正如黑与白之间夹杂的灰色,躲在灰色阴影下的我们可以卑微蝼蚁,但绝不可扭曲如蛆虫。我们是带有缺憾的、真实的人。

生命中涉及生死的时刻毕竟是少的,但抉择数不胜数。每当下定一次决心,过去的自己便逝去了,新的自我已然诞生。故曰,人生在世,皆在一念之间。

开头的问题,我想答案自在吾心了。

我现在死亡。

记得村上春树说:“死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我在开头已经说过,这与道德或黑暗无关。我只是不愿苟且地生,从此背上性命的债。我希望我长眠之后仍可被存于世上的某个人牵挂,在想起我时亦有真情涌动,而不是如张爱玲所说的那般,想起一张苍白无力的脸。我从心底羡慕扑火的飞蛾,羡慕它们奔向死亡的勇气,只为追寻刹时的光、热与影。欧文•斯通在《龙纹身的女孩》里写道:“她突然明白,爱,是想要燃烧自己的冲动。”那么奔赴死亡,也是爱的一种了罢。

突然想起杨锋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很多人问我们夫妻俩为什么选择在最艰难的时候留下。我不明白怎么有人不明白。那是我的国家,国不在了哪有家?我爱这片土地,死亡便成了微不足道的问题。”这是中国文人的风骨,这是最伟大的平凡。

那个写过“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鲜花一片”的诗人啊,当你躺在铁轨上听到火车汽笛声时定是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鲜花吗?默尔索,我的兄弟,当你藏下妈妈的灵柩,是否终于读懂了“那充满星光与暗示的夜”?黄花岗的英灵们,与我一般大的稚嫩面庞啊,当你们奔赴那场声势浩大的死亡,心中是怀着怎样的家国,怎样的明天,怎样豪情万丈的理想?

这就是爱了罢,我这样想过,为了一份信仰和牵挂面无惧色地奔赴死亡。

然而不是的。爱是力量,也是羁绊,它不能消除恐惧,它甚至可以加剧不舍。只是有了它,我们在由灰色地带走向光芒万丈的目光时便可不再孤单。

这便是了。维系人类社会的纽带,灰白黑直接的桥梁。我们站在生与死的边缘。有的人付出心底那点小小的温软,从此坚硬如铁刀枪不入,他步入黑色的城池,生为霸主;有的人听从内心那句温柔的话语,从此温润如水不惧生死,他走入白色的光晕,死为英雄。而若执意留在灰色地带,便会被无情吞噬。这一次,我们不能中立。

既然不选择结局也是同样的,就不如来场声势浩大的死亡。至少临行时有人结伴而行,至少有送别三声,至少会在这世上的某人心里留下一点温软。

有这一点温软,然后多一点,再多一点。那人心里便有了爱,于是又多了一位“圣人”。

但“圣人”是不存在的。人首先要认识到我们不可能成为神,这才是智慧的开端。

我们只是小小的星辰,在浩瀚的宇宙中如同草芥,却持续地、温柔地发光。我们太渺小了。以致于我们的死亡都是广袤宇宙中一闪而过的光。可若是我们都能带着心中那份小小的爱,勇敢地走出灰色区域,走入白昼,迎接光亮,是的我们会粉身碎骨,但我们会发出从未想过的明亮的热与光彩,我们平凡的人生从此有些不同。那样恒久的美,会是宇宙中最壮丽的图景。

其实生存和毁灭,本就不是对立的两面。我们费尽手段地生,然而自我早已毁灭,我们奔赴死亡,然而我们还活在世上某人的心里。生生死死,从无定数。正如江南所言,命运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用来打破的。是的,我选择死亡,我在心中埋下一头狮子,文明重现之日,雄狮威吼,而我又会醒来。

生是最远的奢望,死是最近的选择,生是最艰难的跋涉,死是最安静的长眠。那么再见吧“蓝色空间”号,文明都做出了抉择。我是沉睡的星,我会醒来。
相关链接:高一习作

·语文课件下载
·语文视频下载
·语文试题下载

·语文备课中心




点此察看与本文相关的其它文章』『相关课件』『相关教学视频|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师投稿】 
管理员微信:13958889955 QQ:848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