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素材:三无科学家屠呦呦获诺贝尔奖

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杂文参考作文素材 2017-06-26 手机版


【新闻快递】

屠呦呦获诺贝尔奖

因对治疗疟疾新药的发现,与另外两名科学家分享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作者:本报记者 卞晨光 《光明日报》( 2015年10月06日 01版)

10月5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大厅”的大屏幕显示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的科研成果。新华社发

《光明日报》赫尔辛基10月5日电(记者卞晨光)瑞典卡罗琳医学院5日在斯德哥尔摩宣布,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科学家屠呦呦、爱尔兰裔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和日本科学家大村智,以表彰他们在药物治疗疟疾、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方面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这是中国科学家首次因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而获诺贝尔科学奖,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奖金共800万瑞典克朗(约合92万美元),屠呦呦将获得奖金的一半,“以表彰她对治疗疟疾新药的发现”,另外两名科学家共享另一半奖金。

屠呦呦团队自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长期从事中药和中西药结合研究。在当时科研条件极为艰苦的情况下,克服种种困难,与国内其他机构合作,从《肘后备急方》等中医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先驱性地发现了青蒿素并开创了疟疾治疗新方法。随着青蒿素药物的应用,疟疾患者的死亡率显著降低,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因此得到挽救。目前,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已经成为治疗疟疾的标准药物,世界卫生组织也将青蒿素和相关药剂列入其基本药品目录。

【深度解读】

中国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 被称为“三无”科学家

5日下午,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消息传出后不久,一则“热烈祝贺北大校友屠呦呦获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消息就迅速在“北京大学”“北京大学招生办”等多个北大官方微信公众号传播。

  消息称,1951年,屠呦呦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现为北京大学医学部),选择药物学系生药学专业为第一志愿。

  早在2011年9月,屠呦呦获得被誉为诺贝尔奖“风向标”的拉斯克奖之前,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前任院长饶毅就高度评价过屠呦呦的研究工作:屠呦呦在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因为她的研究组第一个用乙醚提取青蒿,并证实了青蒿粗提物的高效抗疟作用。

  北大发布的消息称:“恭喜北大校友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奖,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本土中国科学家、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华人科学家。”

从事中西药结合等研究

  创制新型抗疟药青蒿素

  屠呦呦,1930年生于浙江宁波。“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诗经•小雅》中的名句寄托了屠呦呦父母对她的美好期待。

  1951年,屠呦呦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现为北京大学医学部),选择药物学系生药学专业为第一志愿。她认为生药专业最可能接近探索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医药领域,符合自己的志趣和理想。在大学4年期间,屠呦呦努力学习,取得了优异成绩。在专业课程中,她尤其对植物化学、本草学和植物分类学有着极大的兴趣。

  1955年,屠呦呦大学毕业,分配到卫生部直属的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研究院)工作。

  1969年,屠呦呦所在的中医研究院接到了一个“中草药抗疟”的研发任务,代号523,成了当时研究防治疟疾新药项目的代号。屠呦呦加入了中医药协作组,与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人员一同查阅历代医药记载,挑选其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抗疟疾药方,并实验这些药方的效果。

  1971年下半年,屠呦呦由用乙醇提取改为用沸点比乙醇低的乙醚提取,1971年10月4日成功提取到青蒿中性提取物,获得对鼠疟、猴疟疟原虫100%的抑制率。

  1977年,她首次以“青蒿素结构研究协作组”名义撰写的论文《一种新型的倍半萜内酯——青蒿素》发表于《科学通报》,引起世界各国的密切关注。1980年屠呦呦被聘为硕士生导师,2001年被聘为博士生导师。她多年从事中药和中西药结合研究,突出贡献是创制新型抗疟药——青蒿素和双氢青蒿素。

无留洋背景院士头衔等,被称为“三无”科学家

  2011年9月,屠呦呦获得被誉为诺贝尔奖“风向标”的拉斯克奖。这是中国生物医学界当时获得的世界级最高大奖。屠呦呦填补了华人十年未获此奖的空白,也成为了第一位在中国独立完成研究的获奖者。

  因为没有博士学位、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屠呦呦被当时的媒体报道称为“三无”科学家。

  获得拉斯克奖后,几十年如一日潜心科研默默无闻的屠呦呦一时间名满天下,当时已81岁的屠呦呦首次在国内公开亮相。

  在当时的采访中,屠呦呦表示,“青蒿素的发现,不是一个人的成绩,是团队共同努力的成果,很多同志都参与这项研究,都做出了贡献。这也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一项荣誉。”

  屠呦呦曾向媒体介绍,研究的难点在对青蒿科属的选择上,到底应该是哪种植物、提取方法上也需要突破。后来,屠呦呦受葛洪《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水一升渍,绞取汁服”的启发,改进了提取方法,采用乙醚冷浸法低温提取,最终获得成功。

成就 :青蒿素复方药物对恶性疟疾治愈率达97%

  疟疾是世界性传染病,每年感染数亿人,并导致几百万人死亡。上个世纪60年代,引发疟疾的寄生虫——疟原虫对当时常用的奎宁类药物已经产生了抗药性,影响严重。1967年5月23日,在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的亲自指示下,中国政府启动“523项目”,旨在找到具有新结构、克服抗药性的新型抗疟药物。

  在当时极端艰苦的科研条件下,中国7个省市、60多家科研机构、超过500名科研人员协力攻关。屠呦呦所在的团队于1969年参加“523项目”。1971年,屠呦呦受到中医药典籍启发,提出用乙醚低温提取青蒿有效成分,并且报告了青蒿提取物的抗疟效果。次年,“523项目”研究人员成功提取了高效抗疟成分青蒿素。

  青蒿素及其衍生物青蒿琥酯、蒿甲醚能迅速消灭人体内疟原虫,对脑疟等恶性疟疾有很好的治疗效果。青蒿素类药物可口服、可通过肌肉注射或静脉注射,甚至可制成栓剂,使用简单便捷。但为了防范疟原虫对青蒿素产生抗药性,目前普遍采用青蒿素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的复方疗法。

  作为“中国神药”,青蒿素在世界各地抗击疟疾显示了奇效。2004年5月,世卫组织正式将青蒿素复方药物列为治疗疟疾的首选药物,英国权威医学刊物《柳叶刀》的统计显示,青蒿素复方药物对恶性疟疾的治愈率达到97%,据此,世卫组织当年就要求在疟疾高发的非洲地区采购和分发100万剂青蒿素复方药物,同时不再采购无效药。

  “中国神药”给世界抗疟事业带来了曙光。世界卫生组织说,坦桑尼亚、赞比亚等非洲国家近年来疟疾死亡率显著下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广泛分发青蒿素复方药物。仅在赞比亚,由于综合运用杀蚊措施和青蒿素类药物疗法,2008年疟疾致死病例比2000年下降了66%。

  据世卫组织统计,截至2009年年底,已有11个非洲国家的青蒿素类药物覆盖率达到100%,另有5个非洲国家覆盖率为50%至100%。而在2005年,仅有5个非洲国家的青蒿素类药物覆盖率为50%至100%

【屠呦呦列传】

新史记 屠呦呦传

刘黎平

屠呦呦,女药师也,宁波人,庚午年(1930)生,兄妹五,其名或自《诗经》,有句曰“呦呦鹿鸣,食野之蒿”,其终生遂与蒿为缘。

屠药师长成,美而慧,入京师修药学,无所闻名。己酉年(1969),交趾战酣,安南战士死疟疾者众,虐疾能耐药,军医束手而已。

安南乃北求药,时吾国亦纷纷,药师中长者皆废,少壮则不识药理。乃组“523”,研秘方,屠药师为主持。药师与其徒属力研久之,罔效,乃阅古籍,至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知葛真人以青蒿为汁,能制虐。屠药师悟,提纯青蒿,初则粗提,后以乙醚为介,得青蒿素,制虐,施于病患,无不效。

壬子年(1972),药师宣其方,天下始知此药。其时,吾国不知专利为何物,故利虽及众生,然名不及屠药师与其众属。

后六年,吾国始纳为专利,然署名乃众徒,孰为专利主,茫然哉。

其药行于天下,然争扰者众。癸丑年(1973),云南得黄蒿素,山东得黄花蒿素,皆曰青蒿素。其效胜前,滇与鲁皆曰:吾省所炼药,其法有异,非屠药师之方也。

有识者曰:非屠氏药不及滇、鲁也,乃材有异也,屠氏炼药于北,北材不如南材,故前后参差。若曰专利,则归屠氏。

药师院有尊上者,曰饶毅,饶药师曰:屠氏尝匿药材与方,秘之,不示于吾辈,焉知真伪。然,以近岁见在论文言,其专利属屠药师,无疑也。

又有药师曰钟裕容,提纯第一人也,其在屠氏组,故专利归之亦可。

屠药师为人,强梁者也,不言功,亦不言他人功。甲申年(2004年),暹逻国以美刀五万奖屠氏组,众皆曰:以其半与酉阳某学堂。屠药师曰:可,然得以吾名。乃不果。

辛卯年(2011),获拉斯克奖,天下曰:屠药师去诺贝尔奖近矣。

屠药师曰:非吾之功也,乃吾国与众人之力也。然众人之惑不已,或曰:此药乃以国之力,众人之力成之,屠氏独揽,非宜哉。拉斯克组委则曰:此奖,非奖众人之力,乃奖屠药师初时之见也。

屠药师得奖,言不及奖,兢兢如初,或问之,则答曰:吾岂有言,所言者,在吾文章。

乙未年(2015年),十一长假,国人纷纷往东瀛问鼎镬,东京新史记 屠呦呦列传人满,吾国义士惑之,又粤南风起,拔木,伤者众。上下惶然间,十月五日,冰雪国传好音:屠药师得诺奖矣。九州皆振奋。

太史刘曰:屠药师获诺奖事,虽有疑,然于中华,喜多于忧也。国之起,GDP乃一指标,诺奖亦一指标也。凡强国,得诺奖亦多,曰美、曰俄、曰英法德日,皆得奖多而国强也。吾国前岁管公莫言问鼎,然文学少公论,多随意,故其力不如科学奖;今又获科学奖,则证吾国渐强于力也。吾国不愁商贾,但愁科研,李公走,诺奖至,岂偶然哉?

或曰:此不过西方欲顾我,赐之以全脸面。此言又非,他人欲与我脸面,我得先有脸面,不然,欲与脸面而不得。彼贴金于我,我亦得先有贴金之质。

又,药在吾国,有中西之分,争之若仇寇。吾同学圈修医药者众,闲时蔼然为友,每至中西医,则操戈而向,不能容于言语间,至有退群拉黑者。

然屠药师得方于吾国古籍,吾国之医,亦非谬哉。医理一事,纯科学也,救人也,能济世人,无分中西,夫科学者,以实效为尊,不得以妄执为念,宜哉。诺奖委员之尊上,以奖与吾国古方,有用意乎?

  在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之前,屠呦呦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高。在贴上屠呦呦中学母校的标签之前,浙江省宁波市具有百年历史的效实中学根本无缘国内牛中学排行榜。最近,社会舆论发生了180度的大逆转。

  一个名叫“假装在纽约”的网友在微博说,效实中学最牛的地方不光是培养了中国本土第一位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屠呦呦,15名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等院士,而且是一所从不补课,不让学生穿校服的中学。

  效实中学牛的底气来自哪里,会像社交媒体传播得那么神秘吗?中国青年报记者探访了诺奖获得者屠呦呦的中学母校,并独家采访了现任校长周千红。

  适人适地适时的法宝百年不弃

  据介绍,效实中学至今有103年,由中国早期物理学家何育杰等一批当时著名的科学家,以及宁波当地实业家与教育家联手创办。创校之初就提出了教育之事,贵有适性,与人适意志,与地适风尚,与时适际遇的教育理念。

  现任校长周千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效实中学最宝贵的就是一任又一任校长对适人适地适时等教育理念的坚守与传承,百年不弃。屠呦呦1930年11月出生在宁波市,1948年2月以同等学力的身份进入效实中学读高中一年级,家住在宁波市开明街508号,1950年3月转学进入宁波中学读高三。

  据从宁波市档案馆等处查证相关史料,在高中一年级班上有51名学生,到高中二年级下半学期班上学生减少至36名,屠呦呦的语文平均成绩71.25分;英语平均成绩71.5分;数学平均成绩70分;生物平均成绩80.5分;化学平均成绩67.5分。1951年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医学院药学系;1955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中医研究院(现更名为中国中医科学院——记者注)工作至今。

  “中学时代的学习成绩并不影响屠呦呦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效实中学现任校长认为,“忠信笃敬”的校训对这名校友及其一生坚持对青蒿素的科研产生了重要影响,即研究科学第一在尽心与忠心;第二在真知,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第三在专一,不见异思迁,作缀无常;第四在虚心,不骄人自满等。

  “教育最重要的是适人,按教育规律办事,按学生身心成长规律办事。”这位诺奖获得者母校的校长说,无论教学改革刮东风,还是刮西风,效实中学就是巍然不动,坚守自己的教育理念与做法。

  周末不补课承受巨大社会压力

  每年高考结束后,宁波社交媒体上都会掀起一场有关效实中学与省内另一所牛中学的辩论潮。尤其是近两年,该校在高考中冒尖的学生很少,一本录取率别说与浙江牛高中比,就与宁波市内的一些其他省重点中学相比,也未必占先,于是有一些学生家长与网友对效实中学的教育理念提出质疑。

  今年7月2日,当地论坛上一篇《效实,你该醒醒了》的网络文章被广泛转发、关注,其矛头指向效实中学以素质教育为名“散养”学生,在高考竞争中越来越退步。文章说,学生到学校就是学习,如果连基本知识都学得与别人的差距越来越大,就有理由怀疑你的教育是不是失败了。

  据周千红校长透露,他当时正应复旦大学邀请在上海出席该校学生本科毕业的典礼,效实中学老师把相关网络文章发来阅读以后,决定连夜起草与修改,并在7月4日上午以校领导班子集中创作的形式回应说,不就是双休日不补课吗?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周千红还说,该校不但是一所从不补课的中学,而且还是一所升旗唱校歌的学校,一所书桌上没有大堆大堆复习资料的学校,一所每年要回答学生几百项建议、意见的学校。

  以升旗仪式为例,效实中学认为“言忠信,行笃敬。效实储能齐努力,破壁出飞龙”的校歌更能激发学生学习的激情与梦想。有关学生书桌上没有大堆复习资料的情况,甚至引起了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的关注。

  2011年12月,刘希平厅长来该校检查工作,走进高一年级课堂,发现学生课桌上没有大堆复习资料;来到高二年级教室还是如此;到了高三年级教室同样没有出现其他学校高三年级教室课桌上大堆大堆复习资料的现象。刘厅长有感而发地说,100年来效实中学坚持自己的教育理念,不为外界所动,难能可贵。

  发放“绿卡”“蓝卡”,让学有余力的学生走起来

  不光学生课业负担轻,而且效实中学从来不补课的做法也获得了绝大多数家长的认同。周校长引用学校百年来的教育理念说,学生中考填报志愿时就有思想准备,若有不适合效实中学文化的学生,可以选择到适合的学校去。

  双休日不补课不等于对学生放任不管。相反,该校实施“新老三抓”。“老三抓”为七天抓五天,五天抓白天,白天抓课堂;一周七天其中两天由学生自由支配,五天以白天上课为主,晚上不上课由学生自主学习;白天重点提高课堂效率;“新三抓”为抓紧、抓实,抓得。

  有的家长就提出,一周七天你们抓五天就把学生放掉了,学生有学习愿望或遇到困难怎么办?还有的家长就表示,孩子学习上的知识“吃不饱”。这些问题迫使该校推出“点点就灵”的网络答疑系统与“绿卡”“蓝卡”跨班学习制。

  在白天、晚上或周末、节假日,学生学习上有任何问题,可以在学校电脑开放平台上提问与选择老师回答,相关老师的手机就会收到问题提示并限时答复,这个“点点就灵”的答疑系统不是点对点的回复提问学生,而是一个班级甚至整个年级的学生都可以共享此问题的破解思路、方法与答案。

  为让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吃得饱”,效实中学对年级综合成绩排名前30名的学生发放“绿卡”,给予单科成绩年级排名前30名的学生“蓝卡”,分别允许持“绿卡”同学在校内自由选课学习,“蓝卡”学生则在学科内自由选择学习。用一定的自由度去激发学生学习的内驱力。

  周校长指出,当下中国教育就是太少的适性,太多的迫性。每次大的教育改革都要问一问,我们这么做,遵循了教育规律与学生身心成长规律没有?从这所既培养了诺奖获得者屠呦呦,又走出了15名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的中学可以发现,学生在校期间能快乐学习,内心充满阳光,毕业以后母校对其一生的影响会很大,校友为国家与民族以及人类事业贡献度也相应会更大。

  (本文转载自《中国青年报》。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人物青春】

屠呦呦的中学时代

  近日,诺奖获得者中学母校——宁波效实中学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独家采访,并披露了一些珍贵的史料。

  

   

  1992年8月,屠呦呦提供给宁波效实中学80周年校庆的个人资料

    

  屠呦呦高中时代的学校外景

    

  屠呦呦高中时班主任叶建之先生,同时担任她们班的数学课老师。当年效实中学叶建之先生与蔡曾祜先生的数学教学水平高,被宁波百姓尊称为“蔡代数”和“叶几何”

    

  读高中的屠呦呦

    

屠呦呦高中时代的学校操场

  在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之前,屠呦呦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高。在贴上屠呦呦中学母校的标签之前,浙江省宁波市具有百年历史的效实中学根本无缘国内牛中学排行榜。最近,社会舆论发生了180度的大逆转。

  一个名叫“假装在纽约”的网友在微博说,效实中学最牛的地方不光是培养了中国本土第一位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屠呦呦,15名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等院士,而且是一所从不补课,不让学生穿校服的中学。

  效实中学牛的底气来自哪里,会像社交媒体传播得那么神秘吗?中国青年报记者探访了诺奖获得者屠呦呦的中学母校,并独家采访了现任校长周千红。

  适人适地适时的法宝百年不弃

  据介绍,效实中学至今有103年,由中国早期物理学家何育杰等一批当时著名的科学家,以及宁波当地实业家与教育家联手创办。创校之初就提出了教育之事,贵有适性,与人适意志,与地适风尚,与时适际遇的教育理念。

  现任校长周千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效实中学最宝贵的就是一任又一任校长对适人适地适时等教育理念的坚守与传承,百年不弃。屠呦呦1930年11月出生在宁波市,1948年2月以同等学力的身份进入效实中学读高中一年级,家住在宁波市开明街508号,1950年3月转学进入宁波中学读高三。

  据从宁波市档案馆等处查证相关史料,在高中一年级班上有51名学生,到高中二年级下半学期班上学生减少至36名,屠呦呦的语文平均成绩71.25分;英语平均成绩71.5分;数学平均成绩70分;生物平均成绩80.5分;化学平均成绩67.5分。1951年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医学院药学系;1955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中医研究院(现更名为中国中医科学院——记者注)工作至今。

  “中学时代的学习成绩并不影响屠呦呦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效实中学现任校长认为,“忠信笃敬”的校训对这名校友及其一生坚持对青蒿素的科研产生了重要影响,即研究科学第一在尽心与忠心;第二在真知,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第三在专一,不见异思迁,作缀无常;第四在虚心,不骄人自满等。

  “教育最重要的是适人,按教育规律办事,按学生身心成长规律办事。”这位诺奖获得者母校的校长说,无论教学改革刮东风,还是刮西风,效实中学就是巍然不动,坚守自己的教育理念与做法。

  周末不补课承受巨大社会压力

  每年高考结束后,宁波社交媒体上都会掀起一场有关效实中学与省内另一所牛中学的辩论潮。尤其是近两年,该校在高考中冒尖的学生很少,一本录取率别说与浙江牛高中比,就与宁波市内的一些其他省重点中学相比,也未必占先,于是有一些学生家长与网友对效实中学的教育理念提出质疑。

  今年7月2日,当地论坛上一篇《效实,你该醒醒了》的网络文章被广泛转发、关注,其矛头指向效实中学以素质教育为名“散养”学生,在高考竞争中越来越退步。文章说,学生到学校就是学习,如果连基本知识都学得与别人的差距越来越大,就有理由怀疑你的教育是不是失败了。

  据周千红校长透露,他当时正应复旦大学邀请在上海出席该校学生本科毕业的典礼,效实中学老师把相关网络文章发来阅读以后,决定连夜起草与修改,并在7月4日上午以校领导班子集中创作的形式回应说,不就是双休日不补课吗?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周千红还说,该校不但是一所从不补课的中学,而且还是一所升旗唱校歌的学校,一所书桌上没有大堆大堆复习资料的学校,一所每年要回答学生几百项建议、意见的学校。

  以升旗仪式为例,效实中学认为“言忠信,行笃敬。效实储能齐努力,破壁出飞龙”的校歌更能激发学生学习的激情与梦想。有关学生书桌上没有大堆复习资料的情况,甚至引起了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的关注。

  2011年12月,刘希平厅长来该校检查工作,走进高一年级课堂,发现学生课桌上没有大堆复习资料;来到高二年级教室还是如此;到了高三年级教室同样没有出现其他学校高三年级教室课桌上大堆大堆复习资料的现象。刘厅长有感而发地说,100年来效实中学坚持自己的教育理念,不为外界所动,难能可贵。

  发放“绿卡”“蓝卡”,让学有余力的学生走起来

  不光学生课业负担轻,而且效实中学从来不补课的做法也获得了绝大多数家长的认同。周校长引用学校百年来的教育理念说,学生中考填报志愿时就有思想准备,若有不适合效实中学文化的学生,可以选择到适合的学校去。

  双休日不补课不等于对学生放任不管。相反,该校实施“新老三抓”。“老三抓”为七天抓五天,五天抓白天,白天抓课堂;一周七天其中两天由学生自由支配,五天以白天上课为主,晚上不上课由学生自主学习;白天重点提高课堂效率;“新三抓”为抓紧、抓实,抓得。

  有的家长就提出,一周七天你们抓五天就把学生放掉了,学生有学习愿望或遇到困难怎么办?还有的家长就表示,孩子学习上的知识“吃不饱”。这些问题迫使该校推出“点点就灵”的网络答疑系统与“绿卡”“蓝卡”跨班学习制。

  在白天、晚上或周末、节假日,学生学习上有任何问题,可以在学校电脑开放平台上提问与选择老师回答,相关老师的手机就会收到问题提示并限时答复,这个“点点就灵”的答疑系统不是点对点的回复提问学生,而是一个班级甚至整个年级的学生都可以共享此问题的破解思路、方法与答案。

  为让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吃得饱”,效实中学对年级综合成绩排名前30名的学生发放“绿卡”,给予单科成绩年级排名前30名的学生“蓝卡”,分别允许持“绿卡”同学在校内自由选课学习,“蓝卡”学生则在学科内自由选择学习。用一定的自由度去激发学生学习的内驱力。

  周校长指出,当下中国教育就是太少的适性,太多的迫性。每次大的教育改革都要问一问,我们这么做,遵循了教育规律与学生身心成长规律没有?从这所既培养了诺奖获得者屠呦呦,又走出了15名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的中学可以发现,学生在校期间能快乐学习,内心充满阳光,毕业以后母校对其一生的影响会很大,校友为国家与民族以及人类事业贡献度也相应会更大。

  (本文转载自《中国青年报》。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七嘴八舌】

“诺奖级”可以休矣

青霭

如果一个电影导演说,自己拍的片子就是为奥斯卡奖而量身定做的,人们一定会对他的浅薄嗤之以鼻;如果一个演员说,自己的表演是“奥斯卡奖级”的,恐怕就需要有人劝劝他再好好读读《演员的自我修养》了……听来可笑,但是,类似的事情在它最不应该出现的地方——科学界,正在发生着:继若干年前某些科研单位以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为目标布局科研规划之后,近来,有关“‘诺奖级’科研成果”的提法开始频频见诸媒体。

恰在此时,屠呦呦为中国本土科学家首获诺贝尔自然科学奖。青蒿素项目的研究,并不是为获得诺贝尔奖而规划,却拯救了千千万万人的生命;它更未以“诺奖级”自诩,却实实在在赢得了桂冠。两相对比,“诺奖级”式的自我标榜,更显古怪而可笑。

“诺奖级”,大约是“与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科研成果水平相当”的简称。猛一听,确有高山仰止之感,但其实,却禁不起仔细推敲。

诺奖,只是一个科学奖项,并不是用来衡量科学成果水准的标尺。

1948年,由于发现了DDT的杀虫功效,瑞士化学家保罗•赫尔曼•穆勒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但仅仅三十年,使用DDT杀虫就使地球自然生态系统遭到了严重破坏。“寂静的春天”令人不寒而栗。194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葡萄牙医生埃加斯•莫尼兹,以表彰他使用大脑“额前叶脑白质切除术”治疗精神病人。但这项手术很快就遭到质疑,在医学史上被定义为“夺去人类思想的‘恶魔手术’”。这些成果都获得了诺贝尔奖,但它们是否也算是“诺奖级”的呢?

众所周知,当年已经在科学界如日中天的爱因斯坦,是经过了很多科学家的很多年提名,才一波三折地获得了192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但获奖的理由,是他发现了光电效应,而不是他的相对论。甚至,给他的授奖通知上还特别注明,获奖演说应仅限于正式的授奖理由,不得提到相对论。终爱因斯坦一生,他也没能因相对论再获诺贝尔奖。显然,至少诺贝尔奖物理学评奖委员会并不认可相对论是“诺奖级”的。事实上,不少科学家曾多次获得提名,却始终未能获得诺贝尔奖,他们的研究成果到底算不算“诺奖级”的呢?

如果“诺奖级”这个提法,只是媒体对重大科学成果所做的通俗化描述,虽然不够严谨但也情有可原。然而现实的情况是,绝大多数“诺奖级”断语,出自科技界的同行评议或是研究者的自我标榜,前者折射出当前科技界在成果评价中存在的肆意夸饰、盲目吹捧的不良学风,后者则暴露了某些研究者急功近利、轻佻浮躁的治学心态。这些,都是妨碍中国科技发展的毒素。

有人统计,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获得者的年龄大多在六旬开外,这倒不是因为对老科学家有所偏爱,而是评委们越来越意识到,意义非凡的科学进步,更需要时间的检验。正如青蒿素被验证有效,到最终获奖,经历了40多年的时间。国人的诺奖情结,真诚朴素,无可厚非,但我们也必须意识到,中国的科技发展只是近些年才开始在部分领域显露出赶超西方的苗头,全面成为科技强国还有极为漫长的路要走。无论获得诺奖与否,都不可夜郎自大,也无须妄自菲薄。

从更大的尺度上看,科学是一种哲学,而不是一场锦标赛;是一个不断探索、永无止境的思辨过程,而不是一个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说,屠老的获奖,对仍需砥砺前行的中国科技界,不应是“陶醉剂”“安慰剂”,而应是“清醒剂”“降躁剂”。

至于“诺奖级”,更是可以休矣。

谁在为屠呦呦获诺奖而犯酸

没有征得基层同意,没有一层一层上报,甚至连国家科委、卫生部可能都不知道,诺奖便把载入史册的科学最高荣誉授给了中国人屠呦呦——一个连英文都不懂、院士都不是、论文都没几篇的中国老太太。这让中国人倍感荣耀与惊喜的同时,也让一些中国人感到了难堪。

早在四年前,屠呦呦被美国的拉斯克奖砸中时,国内就有人把酸犯到了太平洋对岸。有人公开表态说,“这个奖不是我报的,也没有征求我的意见。我不赞成她一个人得奖,我赞成国家科委批准的发明单位都应该得奖”。甚至有人联名向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写信,“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但是,诺奖是不按某些中国人所认同的“程序正确”来办事的,也不是按照地位高低、论资排辈来分果果的。诺奖委员会成员汉斯如此说,“我们是把将奖项颁给受传统医学选出新药的研究者”。

宁可不要这个诺奖,也不要屠呦呦一个人独享。这个看上去正义感很强的呼声,可能符合中国特定环境下的某种思维,但看来并不符合拉斯克、诺贝尔奖的评判标准。价值与价值观的区别,在屠呦呦的人生际遇中昭然若揭。

在诺奖评委会看来,屠呦呦作为青蒿素发现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的“发现者”,人类有必要记住她的名字,记住她的贡献。但在一些中国人看来,这份荣誉只能属于祖国,属于集体,属于中医。这是可以拿上台面来犯酸的理由。而台面底下的犯酸,却实际上是犯难。真正的心态在于,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纯本土”诺贝尔科学奖得主,不是在数以千计的中国院士身上出现,而是任由一个“三无科学家”被墙外之士捧得这么高,这让那些中国正统意义上的科学家、拿着巨额科研项目经费的“领军科学家”情何以堪。也因此,一些肚肠酸翻了天的人士甚至怀疑,这诺奖的评委要么是有意搅局,要么是集体看走了眼。

诺奖不是完美无缺的。但诺奖挑剔的目光,今天看来远没有中国的院士评审制度来得更挑剔,也远没有中国科学界一些自以为出自正统的人士更挑剔。如果不是诺奖,完全有可能,单凭一封慷慨陈词的联名信,屠呦呦这个名字今天很难被中国人拿到台面上来说事。

诺奖没像一些中国人所期待的那样,把屠呦呦的名字从获奖名单上拿下来。这就像诺奖没像许多人所猜测的那样,把桂冠递给分子生物学的研究成果、而是落在寄生虫研究这个相对“小众”领域一样,诺奖的执拗,是不以人的功利诉求而妥协的。

现实就是这样,有的人一辈子都在押题,但他们能够押准上司在想什么、押准自己的哪句话哪个行为方式能够精准地迎合上面的需要,押准科研项目和经费,但他们押到了职称职务,押到了这奖那奖,却押不到诺奖。他们风光了大半生,眼见着人世的风光一下子被这个不善交际、个性直率的“三无科学家”给独占了去,心里差点酸出血来了。

心里酸,是因为屠呦呦在教育背景、学术地位,与自己不相匹配,是因为屠呦呦的实话实说、口无遮拦的个性与这个正统的圈子文化不般配。他们看重的不是一个人的发现,不是这个“只是一个牵头人、参与者”最后的研究成果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而是在这个环境能够兜得转的被各方认可程度。

屠呦呦是注定不会合群的。这个登不上中国科学领域大雅之堂的女人,不是能力与贡献问题,而是不会说英语,不会写论文,不会说顺话。她有能力改变着人类生存的机体抗争力量,但她无法改变圈子化了的傲慢与偏见。她是孤独的。这个被正统学术所边缘化了的女人,自上世纪70年代初提出用乙醚提取青蒿后,在长达40年时间里,只有1977年署名“青蒿素结构研究协作组”的一篇论文、2009年的一本专著,在中国的医学界刷着一份存在感。直到2011年,这个很特别的中国名字,被拉斯克奖砸中。

这是中国科学领域人为的冷落,是中国人才制度的沦落。尽管今天会有各种犯酸者能够找到很多堂而皇之的理由兑冲这种矛盾,但再漂亮的说词,都无法掩盖中国太多“良币”被驱逐的现实。如果我们今天不愿面对这些现实、这个结果,我们的科学技术就会伴随着更多的张呦呦、王呦呦们被冷漠,而在自欺欺人的麻醉中继续犯酸,继续沦落。

错过的因缘

——青蒿素与话剧《丹心谱》

苏叔阳

屠呦呦女士因青蒿素而荣获诺贝尔奖的消息,令我泪花点点,勾起了心底的一段回忆。

1974年,我在北京中医学院教书,因为一部电影剧本《战马驰骋》,而借调入北京电影制片厂。在到骑兵部队体验生活时,我又写了电影剧本《火热的心》的初稿(即《丹心谱》),然后回到中医学院。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中医研究院发现、提纯了青蒿素,它治疗疟疾疗效极高,且无毒、无副作用,价格便宜,它可以把奎宁等治疗疟疾的药物从王座上挤下来。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消息,多么为中医药鼓气!

于是,我以修改电影剧本的名义,向单位的上级部门提出采访青蒿素科研组的请求,不想遭到了拒绝。我有些莫名其妙,学兄和知心朋友悄悄告诉我,此事犯忌,有些领导正批评他们的“名利思想”。我大惑不解,细细打问,学兄告诉我,疟疾是极易流传的疾病,二战中,死于战场和死于疟疾者,人数几乎相等,美军在越战中死于疟疾者甚至多于战死者,所以研究无毒无副作用的有效药品,是极其重要的科研项目,可见青蒿素的研制成功意义多么重大。有些人得了疟疾到中国来治,还把我们的针剂偷偷带回去研究。咱们的科研组发现国际杂志上有篇文章,说提炼了一种东西,其分子结构近似青蒿素,但他们不知道这再进一步就是青蒿素。我们提出来向世界宣传关于青蒿素的消息,但谁知道,上级批评这是知识分子资产阶级名利思想的典型表现。总之,你别掺和,小心倒霉。

这已经是1976年春天的事了,之后我又被打发到农场种药材。不久,“十月里响春雷”,“四人帮”倒台,我被正式调入北影,重拾《火热的心》,再次想在剧中加入研制青蒿素的内容。谁知从中医界领导处传来消息,说要审查我的背景,怎么会从中医学院调到北影的。朋友劝我这个时候别再写青蒿素了,令我十分紧张。在万般无奈之下,有人出主意将剧中关于研制青蒿素的内容改为周总理关心心肺病的研究,这才出现了今天的《丹心谱》。这部作品说出了中国知识分子压抑了多年的心里话,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也正是这部作品,让我真正走上了文艺之路。

尽管和青蒿素擦肩而过,然而我始终关注着它。后来我写了一部电影剧本《消逝的梦》,以中医学院的学生在广西收割青蒿的爱情故事,表达了我对青蒿素的念念不忘。可惜这戏没拍成,剧本发表在北影的《电影创作》上,但随着北影的消失,这本杂志如今大概也只能从旧书摊上寻得了。

我也到处宣传马海德先生为中医药所发出的呼声:西方对中医药的轻视是极不公正的。几乎每半个世纪,中医药就会提供一种服务于全人类的好药,如麻黄素、黄连素等。曾经的北京电影制片厂的这位洋女婿,以一名正直的、医术高超的医学家的身份,公平地道出了他对中医药的科学评价。我在内心虔诚地祝贺屠呦呦女士和青蒿素科研组,同时向马海德先生高贵的灵魂致敬!

屠呦呦:希望中医药成果更多

田雅婷 杨舒

像往常一样,2015年10月5日这天晚上,85岁的屠呦呦在北京的家里,与老伴儿一起坐在电视机前收看新闻,一段画外音竟传出自己的名字,“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终身研究员兼首席研究员屠呦呦与来自日本、爱尔兰的两位科学家,因在寄生虫疾病治疗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共同荣获201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屏幕之上,戴着银框眼镜、慈祥地微笑着的正是她自己。

“有些意外,却又不是很意外。”在这个举国欢度国庆假期的日子里,她成为中国科学家因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而荣获诺贝尔科学奖的第一人,这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贺信和鲜花纷至沓来。面对记者提问,彻夜未眠的她强调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而是中国全体科学家的荣誉。”

她对青蒿素的发现,让中国本土科学家第一次登上诺贝尔奖的世界舞台。

“我也怀疑自己的路子是不是走对了,但我不想放弃”

屠呦呦说,为了发现青蒿素,自己和疟原虫“斗”了一辈子。

疟疾是世界性传染病,每年都有数亿感染者,并导致数百万人死亡。20世纪60年代以来,美、英、法、德等国均花费大量人力和物力,寻找有效的新结构类型化合物抗击疟疾,但始终没有获得满意的结果,而原有常用治疗疟疾的药物——通氯喹或奎宁已经失效。

1967年5月23日,出于军事需要,我国启动了举国体制的抗疟新药研发——523工程,全国60多个单位的500名科研人员,组成了抗疟新药研发大军,协同攻关,其目标就是找到新型有效的抗疟疾新药。也是各种机缘巧合,39岁的屠呦呦临危受命,作为研究课题组组长,成为该项研究的关键人物。

长期从事中药学研究的屠呦呦决定带领科研团队从历代医学典籍、本草和偏方入手,进行实验研究。380多次实验、190多个样品、2000多张卡片……最终,屠呦呦和课题组以鼠疟原虫为模型,发现了中药材青蒿提取物对疟原虫具有很好的抑制作用。但大量实验发现,青蒿提取物抗疟效果并不理想,其他几家科研机构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经过那么多次失败,我也怀疑自己的路子是不是走对了,但我不想放弃。”遍查典籍,多方分析,直到有一天,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中的几句话引起了屠呦呦的注意:“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绞汁而非煎服,温度成了关键。由此出发,研究团队试着采用低温提取,首次以乙醚为溶剂,制备出具有明显抗疟效果的青蒿提取物。后经研究证实,用乙醚提取这一步,是保证青蒿素有效制剂的关键所在。屠呦呦提出的这个想法,对于发现青蒿的抗疟作用,以及进一步研究青蒿都至关重要,保证了整个研究的不断推进。

在此基础上,屠呦呦团队又分离纯化出青蒿素,并与全国多个研究团队一起展开深入研究,这一项提纯,竟做了190次。1971年10月,191号青蒿提取物样品抗疟实验证明,该样品对疟原虫的抑制率达到了100%。经过不懈努力,青蒿素、双氢青蒿素、蒿甲醚、复方蒿甲醚……多个青蒿素类抗疟药先后诞生。至此,我国利用青蒿素抗击疟疾达到了新的高度。

1978年,屠呦呦领导的中医研究院中药所“523”研究组受到全国科学大会的表彰。1979年,“抗疟新药青蒿素”荣获国家发明奖二等奖。

随着青蒿素药物走出国门,在全世界被广泛应用,疟疾患者的死亡率如今已显著降低,人类对于抗击疟疾有了“利器”。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因此得到挽救,其中大部分是生活在全球最贫困地区的儿童。2004年5月,世卫组织正式将青蒿素复方药物列为治疗疟疾的首选药物,英国权威医学刊物《柳叶刀》的统计显示,青蒿素复方药物对恶性疟疾的治愈率达到97%,据此,世卫组织当年就要求在疟疾高发的非洲地区采购和分发100万剂青蒿素复方药物,同时不再采购无效药。

“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这也成为屠呦呦科学生涯中最大的满足。

“对科学的追求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这句来自《诗经》的名句正是屠呦呦名字的由来。宋代朱熹曾注称,蒿即青蒿。这种坚韧扎根于山野间的平凡野草,似与她有着平生不解的缘分。

“执着、坚韧”,采访中,这正是屠呦呦的老同事们对她提到最多的赞赏。

1955年,屠呦呦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系,并被分配到卫生部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工作。

据她的老同事、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原所长姜廷良回忆,1967年开始这项科研攻关之时,正值中医研究院初创,特殊年代,条件艰苦,实验室连基本的通风设施都没有,实验却要反复操作。

实验时间紧迫,屠呦呦为了加速提纯速度,急需寻找能够容纳大量溶剂和实验品的合适器皿。然而,经费紧张,当时已无法从国外进口或临时特制实验器材。一筹莫展之时,她急中生智,想到了家中腌咸菜用的瓦缸。经过处理的瓦缸就用作提纯药材的器皿。最终,用这个“土办法”继续实验,当年研究组就成功提纯了100克的青蒿素。

为了加快药物研发进度,屠呦呦和团队成员有时甚至以身试药。由于各种化学溶液在实验室翻腾,老伴儿李廷昭回忆,那时候屠呦呦每天回家都是一身酒精味儿。

上百次实验做下来,屠呦呦和团队人员的身体竟接连出了问题,屠呦呦一度患上中毒性肝炎。团队成员钟玉容肺部发现肿块,切除了部分气管和肺叶,另一位科学家崔淑莲甚至因此很早就去世了。但这些没有动摇屠呦呦的决心,她只是回家稍作休息,病情一好转就急忙跑回实验室。

此时的屠呦呦是一名女科学家,同时也是一位母亲。当时正值“文革”,丈夫不在身边,只有屠呦呦与3岁的大女儿和1岁的小女儿三人在京,既要搞科研又要照顾孩子。实在无法分身,屠呦呦只能忍痛将大女儿长期寄放在别人家里,再将小女儿送回宁波老家,全身心投入到青蒿素的研发当中。

在随后几十年的科研生涯里,屠呦呦始终把精力第一时间投入到科研工作中,“她在生活上是个粗线条的人,不太会照顾自己”,这是她身边许多熟人对她共同的评价。1990年,60岁的屠呦呦原本到了退休年龄,但她不愿意放弃一直以来的中医药研究,仍坚持带学生,主持课题,直到年过80岁才离开工作岗位。在青蒿素之后,她的研究方向拓展到冬虫夏草、苦杏仁、大蓟、小蓟和红药等多个中草药药物品种,并在近70岁高龄之时开始探索抗艾滋病中药药物研发的新课题。

“屠呦呦对科学的追求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她是我们这一代科学家的佼佼者。”她的老同事、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药理室主任廖福龙向记者感叹,“国家当时正值艰难时期,以屠呦呦为代表的科学家们完全凭借着对国家对人民的一腔热爱和对科学事业的执着追求,勇于发现,勇于创新,这是最令人感佩的地方。”

“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

“此次我国女药学家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打破了多个纪录,她是我国大陆第一个自然科学领域的诺奖获得者;她不但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并且是少有的没有出国留过学、不会说英语的科学家;她的研究也从未发表过SCI论文(国际期刊);她所在的研究领域是中医药。”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齐学进对此连连称奇。

屠呦呦没有想到,在40多年后的今天,青蒿素的发现仍然能够获得如此高的国际认可,但她在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反复强调:“青蒿素的发现是集体发掘中药的成功范例,由此获奖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这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中国科学家的骄傲。”

我国的中医药,就这样史无前例地站上了万众瞩目的世界舞台。

荣耀属于中国科学家

《光明日报》评论员

2015年10月5日,可以载入史册的时刻: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和另外两名科学家分享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以表彰他们在疟疾治疗等研究中取得的成就。这是中国科学家因为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而首次获诺贝尔科学奖。

屠呦呦多年从事中药和中西药结合研究,突出贡献是创制新型抗疟疾药——青蒿素。2004年5月,世卫组织正式将青蒿素复方药物列为治疗疟疾的首选药物,“中国神药”从此在世界各地显示奇效。近两百次的失败经历,刷新了人类医药史的新里程;半个世纪的艰难求索,换来了亿万人命运的改变——中国科学家锲而不舍的科学精神与心怀苍生的人文情怀,值得所有人献上敬意。

中国科学家首获诺贝尔奖,是个体的功勋,也是群体的荣耀。作为一项有巨大象征性意义的奖项,它展现了中国科学家的探索态度、首创精神,展现了中国科技工作者前仆后继、精诚合作的传统,展现了中国医学科学的整体水平和人才储备,甚至表达了一个国家在科学研究领域的实力和底气。如同屠呦呦在此前获“拉斯克奖”时所言,“这个荣誉不仅仅属于我个人,也属于我们中国科学家群体”,诺贝尔奖的光芒也同样照耀其他参与青蒿素研发的研究者们,照耀那些在不同领域数十年如一日辛勤耕耘的科技工作者们,照耀那些心中怀着全人类命运的中国科学家们,无论他们是声名远播还是默默无闻。

中医药刷新了人类抗击疟疾的新高度,这是新闻沸点,也是历史时刻。中医药在西方意义上的“科学”系统中一直扮演着外来者的角色,中医药理论也常常遭遇无法进行国际评估、无法衡量价值的尴尬,中国医学与西方医学的每一点碰撞,都折射了不同文化传统、不同话语系统交流对话的复杂情境。现在,“中国神药”青蒿素对人类的贡献已经被确证,它以一个有力的角度,展现了中医中药的世界性意义,拓展了中国自然科学成果为世界普遍认可的空间,同样为中西方医学的互相启发、造福人类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

对一个国家而言,诺贝尔奖是肯定和鼓励,同样也是提醒和鞭策。围绕屠呦呦获奖产生的种种公众意见提醒我们,中国要进一步理顺科技评价和科技资源的配置机制,完善人才奖励和扶持机制,既要推出更多可以面向世界的科学家,也要学会主动引领世界的目光,投向杰出的中国科学家、投向卓越的中国科技成果。

【热烈祝贺】

10月5日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屠呦呦发来贺信,贺信中说,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是中国科技繁荣进步的体现,是中医药对人类健康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体现,充分展现了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

“屠教授获奖,是我国科学界特别是中医药界的幸事。”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激动地向记者表示,“然而一直以来也有一些争议,认为青蒿素的研发与中医药研究关系并不大。对此,我想说,实际上,中医药拥有几千年的历史,是老祖宗留下的宝库,其中许多东西都值得我们后人深入挖掘。但是它毕竟是几千年留下的东西,而现代中医药则也要有当代科技水平的体现。因此,我们现在进行的研究,就是把中医药的精华拿出来,巧妙结合现代科学技术进行创新。所以中医原创思维和经验结合现代科技就会产生原创性的成果,青蒿素的研发成功就是遵循这条路径。因此,屠老师此次获奖,对于我们中医药这一研究方向和策略是一个极大的鼓舞,中医药必将被更多的人所了解、所接受。”

在10月6日的采访中,屠呦呦也表示:“中医药是个伟大的宝库,但也不是捡来就可以用的,还是需要创新,需要继承与发扬。”她认为,科学研究需要实事求是,不能追名逐利,国家需要什么,我们就要努力去做,好好搞医学研究,最终解决问题、造福人类就好。用现代科学手段不断认识中医药,这是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科研工作者的责任。

北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饶毅认为,中国和世界对屠呦呦的肯定,有利于让人们进一步认识中医药是“尚未充分开发的宝库”,将促进外界更好认识中药的潜力。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表示,屠呦呦的获奖将激励更多中国科学家不断攀登科学高峰,为人类文明和人民福祉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这两天,屠呦呦和老伴儿一直在接待一拨拨道贺的人,电话短信不断。然而,面对眼前的热闹,她始终不愿多谈,她说:“做了一辈子中医药,今天我只希望青蒿素能够物尽其用,也希望有新的激励机制,让中医药产生更多有价值的成果,更好地发挥其护佑人类健康的作用,这便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真情告白】

屠呦呦谈摘取诺奖:“中国科学家集体的荣誉”

吴晶 胡浩 王思北

没有预告,没有通知,5日晚间,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屠呦呦在家中通过电视得知自己摘取诺奖的消息。

“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获得诺贝尔奖是个很高的荣誉。青蒿素研究获奖是当年研究团队集体攻关的结果,是中国科学家集体的荣誉,也标志中医研究科学得到国际科学界的高度关注和认可,这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中国科学家的骄傲。”6日上午,一直不愿接受采访的屠呦呦终于把记者请进家门。这段获奖感言,屠呦呦写在一张纸上,一字一句地向记者念出来。

“我确实没什么好讲的,科研成果是团队成绩。”屠呦呦回避谈及自己。“当年,全世界都面临着这样一个重大课题,必须要有新的抗疟新药来解决老药的抗药性问题。”回忆与青蒿素的第一次接触,她的眼神清亮,语气中不乏兴奋和自豪:“‘文化大革命’什么都停滞了,科研攻关的难度相当高,我是北医药学系(现为北大医学部)的,又到中医研究院学习,但是做来做去很难,后来通过系统查阅古代文献,发现了重新提取青蒿素的办法。”

20世纪60年代,引发疟疾的寄生虫——疟原虫对当时常用的奎宁类药物已经产生了抗药性。1967年5月23日我国启动“523”项目,动员全国60多个单位的500名科研人员,寻找新的抗疟疾的药物。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原因,相关领域的学术权威统统靠边站,时年39岁的屠呦呦临急受命,成为课题攻关的组长。

当时,青蒿素的提取仍是一个世界公认的难题,从蒿族植物的品种选择到提取部位的去留存废,从浸泡液体的尝试筛选到提取方法的反复摸索,屠呦呦和同事们熬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体会过无数次碰壁挫折。

“北京的青蒿质量非常不好……我尝试用叶子,事实证明叶子里才有,梗里没有……做完动物实验后发现100%有效,再在我们自己身上试验药的毒性……我们尝试用乙醚替代酒精,发现去除毒性很有效……我们又做化学结构,通过改变药物的结构克服原有的耐药性……后来我自己的肝脏也坏了,我的同事们也有很多得了病……”提起艰苦岁月和付出的牺牲,屠呦呦没有抱怨,反倒是充满怀恋。

“那时候,她脑子里只有青蒿素,整天不着家,没白天没黑夜地在实验室泡着,回家满身都是酒精味,还得了中毒性肝炎。”老伴儿李廷钊说着,悄悄为屠呦呦递上一杯水:“我心疼她也支持她,那个年代很多人都这样,她从没想得到这些荣誉。”

今天,荣誉来了,屠呦呦格外怀念当年并肩奋斗的战友,也更加骄傲于当年“523”项目创下的纪录:1972年3月,屠呦呦在南京召开的“523”项目工作会议上报告了实验结果;1973年初,北京中药研究所拿到青蒿结晶。随后,青蒿结晶的抗疟功效在其他地区得到证实。“523”项目办公室将青蒿结晶物命名为青蒿素,作为新药进行研发。几年后,有机化学家完成了结构测定;1984年,科学家们终于实现了青蒿素的人工合成。

因为身体原因,一个小时的采访过后,屠呦呦面色有些疲倦,但只要提到青蒿素这个字眼,她全然不顾老伴儿的提醒,滔滔不绝。“因为做了一辈子,希望青蒿素能够物尽其用,也希望有新的激励机制,让中医药产生更多有价值的成果,更好地发挥护佑人类健康的作用。”

“获不获奖对我来说不那么重要,获奖证明我们的中医药宝库非常丰富,但并不是借来拿来就能用。像青蒿素这样的研究成果来之不易,我们还应该继续努力。”屠呦呦说,“荣誉多了,责任更大,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八域来风】

美媒关注屠呦呦获诺贝尔奖

韩显阳 《光明日报》( 2015年10月07日 03版)

本报华盛顿10月6日电(记者韩显阳)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美国媒体第一时间作出报道。

“美国之音”报道称,来自中国的屠呦呦与分别来自日本、爱尔兰的科学家分享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以表彰她对疟疾治疗所作的贡献。这是中国科学家首次获得诺贝尔科学领域的奖项。

“美国之音”还介绍了屠呦呦的简历,称她是中国中医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兼首席研究员、青蒿素研究开发中心主任。2011年,她因创制抗疟药青蒿素获得被誉为诺贝尔奖“风向标”的拉斯克临床研究奖,成为拉斯克奖设立65年来首位获奖的中国科学家。据报道,屠呦呦家乡宁波的报纸曾刊文希望以名人故居的形式保护屠呦呦的居所。

据美国《侨报》报道,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教授宋晓东表示,“一早听到屠呦呦获得2015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消息,作为中国人他尤其感到兴奋和骄傲”。宋教授认为,屠教授及其团队当年从中医中药中的发现非常了不起,希望有更多国内杰出的工作得到国内、国际的认可。这一次的获奖对广大专心致志、持之以恒工作的科技人员是极大的鼓励,也能鼓励中国思考和探讨科技创新和评价体系。

而美国联邦农业部华裔科学家白晋和对《侨报》记者表示,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有两方面意义。一是屠呦呦成为首位获得这一殊荣的中国人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这是在完全的中国教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学人实现零的突破,这对中国学者的激励与此前获得诺贝尔奖的杨振宁、李政道、朱棣文等大不相同;二是中国学者在最近20年内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或将出现大爆发,不会再如现在这样只是零星有几个,而是会每年或每几年都有几位,间隔也不会再像现在这么久,而是会连续出现。

【背景延伸】

青蒿素:“中国神药”如何诞生

田雅婷

据中国中医科学院提供的资料,青蒿素的发现,始于我国抗疟疾药物研发“523任务”。

1967年5月23日,我国启动抗疟新药研发,60多个单位的500多名科研人员组成了研发大军,屠呦呦是该项研究的关键人物。

根据典籍记载,青蒿可以治疗疟疾。但实验发现,青蒿提取物抗疟效果并不理想。屠呦呦领导的课题组经过长期反复实验,首次用乙醚为溶剂制备出具有明显抗疟效果的青蒿有效成分。

此后,屠呦呦团队又分离纯化出青蒿素。青蒿素、双氢青蒿素、蒿甲醚、复方蒿甲醚等多个青蒿素类抗疟药先后诞生。

·语文课件下载
·语文视频下载
·语文试题下载

·语文备课中心




点此察看与本文相关的其它文章』『相关课件』『相关教学视频|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师投稿】 
管理员微信:13958889955 QQ:848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