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经典小说《夏天的鞋子》品读(作品赏析)

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杂文参考作品赏析 2018-12-03 手机版


文/川端康成

评/尹瑞文

马车里,五位老太太打着瞌睡,唠着今冬橘子的好收成。拉车的马儿,尾巴一摆一摆地跑着,好像在追赶海上的鸥鸟。

车夫勘三特别喜爱马,而且在这条公路上,拥有八人乘坐的马车的,也就勘三一个人了。他总是把自己的车侍弄得漂漂亮亮,压倒了公路上所有的马车,他那鼓捣车的劲头,都快神经质了。马车临近坡道时,为了照顾马,他便敏捷地从赶车的座位上跳下来。勘三心里头对自己上下车的灵敏身段颇为得意,觉得这着实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即使坐在前面赶车,勘三也能根据马车摇晃的情形觉察到后边有小孩儿在扒车。届时他飞身下车,迅雷不及掩耳地把拳头擂在小孩的脑袋瓜上。所以这条公路上的孩子最注意勘三的马车,也最怕这辆车。但是今天他总也捉不到孩子,自然也就不能捕获着猴子般悬挂在车尾的现行犯啦。要在平时,他可以如同猫一样轻飘飘地跳下来,让过马车,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出现,给扒车的小孩在脑瓜上来几拳,之后再得意地说声:“蠢东西。”

又一次跳下车张望,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只见一个女孩子匆匆忙忙地在赶路,他面颊通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肩膀都颤动了起来,两只眼睛闪闪发光。女孩子穿着西服,可袜子已经褪到了脚脖子上,连鞋也没有穿。勘三不转睛地瞪着她。女孩儿把目光转向一边的大海,嗒、嗒、嗒地朝马车追来。

“哼!”

勘三咋了咋舌头回到车座上。这号高贵、漂亮的女孩子向来让人看不惯,她一准是去海边的什么别墅吧,勘三稍稍思忖着。由于接连三次下车都未能抓获扒车的小孩儿,他动了气儿啦。再有一里地,这女孩子就会来扒车的,勘三感到阵阵厌烦,竟用鞭子抽打起他那异常心爱的马来。

马车驶进一个小村庄,勘三高声地吹起喇叭,车子愈发走得快了。他往后一瞧,只见那姑娘肩头上短发蓬乱,还在挺着胸板赶路,手里还拎着一只袜子。不一会儿,小姑娘仿佛就要凑到车跟前了,勘三又越过座位后面的玻璃回头看,猛然,他觉察到女孩儿缩回了身子。可是当他第四次跳下车来的时候,女孩儿已经和马车拉开了距离。

“哎,你上哪儿啊?”

女孩儿低头不语。

“是不是打算扒车去码头?”

女孩仍旧沉默着。

“是去码头的吧?”

女孩点头了。

“喂,看看你的脚,瞧,都出血啦,你呀你呀,真是个犟丫头。”连勘三都皱起了眉头。

“坐车走吧,到里边伙着坐去吧。扒在车后边马要吃重的。请你上你就上去呗,我情愿当傻瓜啦。”

说着,他打开了马车车门。

过了小一会儿,勘三从赶车的座位上往后一看,发现女孩儿还在那儿静静地站着,西服的下襟被车门夹住了她也无意拽出来,只是羞愧地垂着头,刚才那副要强的神情全然消失了。不过这儿回港口一里来地的路程,也就有这一条道儿了,况且她不是还追赶这辆马车来着吗?勘三再次诚挚地打开了车门。

“叔叔,我不爱坐在里面,我不想进去。”

“瞧瞧你脚上那血,瞧瞧那血,把袜子都染红了,你这小姑娘呀,真要命。”

马车缓缓而行,走了上两里路,已经接近目的地。

“叔叔,让我在这儿下车吧。”

勘三无意中看了一眼道边儿,枯萎的草上,有一双小鞋子,好像绽开的白花。

“怎么?冬天还穿白鞋子?”

“这么说,你是夏天来的吧?”

小姑娘穿上鞋,头也不回,像只白鹭似的,径直飞回了小山上的儿童教养院。

-------------------

小说品读:

这是一篇在泪水中微笑的小说。面冷心热的车夫勘三帮助小女孩找回了丢失于夏天的小白鞋,女孩不但没说声谢,甚至临别前都没回答勘三最后的问话,像只白鹭似的,径直飞回了小山上的儿童教养院。

这一情节令人费解,但细思极恐——

女孩找回了丢失于夏天的小白鞋,这意味着从此不用为了保护仅有的袜子而光脚跑路,不用把唯一完好的袜子拿在手里,不用偷扒过路的马车, 不再担心西服的下襟被车门夹住,由夏经冬,再不必踟蹰于这条路上......

一言蔽之,这双不起眼的鞋子不只是鞋子,它还是女孩的生命、希望、梦想、幸福、寄托以及一切的一切。

小说结尾,”儿童教养院“这行字揭开了谜底,回答了读者所有的疑问,留给我们的是无尽辛酸和深深的惆怅。(品读者:尹瑞文)
相关链接:作品赏析

·语文课件下载
·语文视频下载
·语文试题下载

·语文备课中心






点此察看与本文相关的其它文章』『相关课件』『相关教学视频|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师投稿
本站管理员: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